EN 中文
策展實習心得報告
徐詩雨 | 31 July| 2017
台灣與威尼斯相隔九千多公里,要與定居紐約的謝德慶與生活在倫敦的策展人Adrian Heathfield 共同完成台灣在威尼斯雙年展的存在,是北美館策展團隊努力一年多的最終目標。在我加入北美館團隊「做時間」的這個七個月中,若非要將我的工作內容訴諸於文字,那這篇稱作心得報告的文章便會顯得雜亂細瑣。其實直到現在動筆的這一刻,我都仍在思考,這次的收穫到底是甚麼?而有些事情像是直覺般地浮現在我腦海。

策展的英文Curate帶有照料意思,這次展覽中首次呈現的打卡碎片是個很好的例證。這是策展人Heathfield與謝德慶為了這次展覽,開始討論作品時,策展人在謝德慶無窮盡的資料中找到的新發現。從這個物件的展出,觀眾可以更直接與明顯地瞭解謝德慶不僅是機械般地執行他的藝術創作,同時對於檔案(archive)的收集與建立也有一種機械性的鉅細靡遺。每一次的展示,都是重新發現藝術家創作與重新理解的過程,也是展覽與策展存在之必要。

策展是權力的爭奪,藝術家與策展人之間的角力永遠不會落幕。在這次展覽中,已經有長期合作關係的謝德慶與Adrian Heathfield依舊會有意見不同,對我來說有點震撼。即使合作已經超過九年,面對一個新的展覽,一個在威尼斯的展覽,藝術家與策展人各自都還是會有想要說的話,想要以自己方式說的話。能夠身在其中觀察溝通的過程,瞭解到藝術家與策展人需要建立相互信任與尊重。儘管這聽起來像是老生常談,但在執行上又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做到呢?

策展也是項動態的工作,即便事先的規劃再詳盡,那個一百分的展覽永遠只會出現在策展人或藝術家的腦海中(而且或許二者之間還不一樣?)。展覽更是一個團隊努力的結果,什麼要堅持,而又有哪些該放手?這是策展人永遠要面對的問題,也是每個沒有固定答案的工作中,時時刻刻要問自己的問題。

我很高興可以成為台灣威尼斯雙年展首開先例的實習生計畫中的策展實習生,我也希望我不是唯一的一個。但這有可能成為現實,因為實習生計畫的經費並非常態。看來藝術圈裡仍然有許多值得努力的事情,一直會有些人離開,有些人想放棄,我想他們都會問自己藝術是什麼,而我想告訴他們謝德慶曾經說的:「藝術可以是一種生活的方式,一種能量或力量,讓你得到一條存在之路。」
撰寫者
徐詩雨| 紐約大學視覺藝術行政碩士
國立中央大學通訊工程碩士、通訊工程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