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中文
現場導覽觀察
林筱筑 | 31 July| 2017
在參加這次的實習計畫之前,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對我來說其實相當遙遠;遙遠的除了地理上的距離,也因為自己對當代藝術的認識相當粗淺,既不是藝術相關科系,過去的工作內容也多和當代藝術不太相關,簡單來說,我自己就是個跟著興趣看展覽的普通民眾。然而這樣的身分,或許讓我更懂得怎麼跟一般民眾介紹謝德慶的藝術,讓我在進行導覽的時候,更像是在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認識與理解謝德慶作品的過程,除了傳遞資訊,更多的是討論與互相學習。

還記得從北美館工作坊結束,到抵達普宮前的那段時間,即使已經閱讀過許多資料,也與策展人Adrian及謝老師見過面,並從他們口中得知策展的大致內容,內心仍然是相當緊繃,總覺得準備好的導覽內容依然是漂浮在空中的一頁頁文字,怎麼也抓不著;一直要到抵達普宮,參與了預展週的各個活動,並偷偷聽過幾次Adrian的導覽之後,才對導覽慢慢有了個大致的方向。在整個預展期當中,我見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策展人、藝術家、學者以及媒體,他們熱情地填寫媒體資料,恭賀我們展覽的成功,或是熱切地與藝術家本人交流,所有正面的回饋讓我對於自己的「身處其中」感到既興奮又激動。

不過預展週結束之後,真正的挑戰才要開始。接下來的兩個月當中,我學會跟不同群眾的互動方式,我明白好的導覽並不是按表操課而是臨機應變,我觀察著來來去去的人們,思考著我們的生命是如何在這一刻短暫地交流,而這些相遇又代表了什麼。我每天在展場「做時間」:開館、導覽、做問卷、發送文宣、記錄、閉館,這些每天看似相同卻又是如此不同的事;即使每天介紹著相同的作品,卻沒有任何兩場擁有一模一樣的聽眾。而我的導覽內容也像是擁有著自己的生命一般,不斷擴展與變形,今天遇到一位民眾提出新的問題,隔天我就把新發現的答案加入導覽當中;空白的時間當中,我細數「打卡」中的每一幅影像與每一張卡,「戶外」當中的每一張照片及每一張地圖,當有了新的發現,就丟入導覽內容當中,再加以刪減成形。我以如此度過普宮的每一個小時,也試著感受謝德慶當年在紐約度過的那些時間。

這兩個多月,有太多值得我提及的人事物:有一對情侶曾笑著跟我說,他們原本以為這只是無聊的藝術計畫,聽過導覽之後才驚覺這是那麼偉大的作品;有位帶著憂傷神情、獨自前來的民眾拒絕了我的導覽,因為謝德慶對她已是如此重要,她需要一點時間與作品獨處;有個爸爸一邊問我問題,一邊仔細地為年幼的兒子解說,並帶著他坐下來靜靜觀賞「打卡」影片;有位巴西來的女士忍不住哭泣,說她英文不夠好無法細說她感動的原因,我擁抱她,並對她說「沒關係,妳不需要講任何話」;有許多臺灣人因為與謝德慶作品意料之外的相遇而興奮不已,也有各地的藝術家對我訴說謝德慶在他們生命當中的重要地位;能夠在這個遊客川流不息的地方與他們相遇,著實讓我倍感幸運。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或想要理解謝德慶的作品,通常他們說:「這是什麼?」、「為什麼?」或「我還是不懂。」有時他們也下註解,無論是「這個人頭腦有問題!」還是「他瘋了!」這些反應既真實又直接,並且充滿了主觀意識。這就是謝德慶作品當中的能量,那無法言喻卻又可能發生在任何情境與個體當中的交會;任何人都有可能理解謝德慶的藝術,而任何人也都可能不理解他的藝術。我也遇過一位民眾告訴我,他最早接觸到謝德慶作品的時候花了快一個月,才從一開始的不以為然轉變為震懾與感動;這或許正代表了時間的有機作用,也許在度過了某些歲月之後,當中的有些人也會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在威尼斯的一個小角落,見過謝德慶這樣的一個藝術家。更何況,我們又該如何定義什麼樣的舉動是「瘋狂」?什麼樣的行為是「藝術」?

藉由義大利籍維護員的轉述,還有來自各個不同領域的反饋,本屆的臺灣館不僅擁有比過去都還要多的入館人數,也被譽為最成功的一次,而第一次舉辦的導覽實習計畫也獲得不少肯定;能夠參與其中,我只感到何其有幸,更慶幸當初報名了這個計畫,才有機會好好認識謝德慶的作品。擔任兩個多月導覽員的日子以來,我給予的不多,反而在與人們的對話過程當中,獲得了無可取代的生命經驗,結交了一些朋友,並對當代藝術的各種樣貌更懂了一些;因此我真心感謝北美館給我這次機會,也希望這樣的計畫能持續下去,繼續臺灣館在威尼斯與群眾對話的可能。
撰寫者
林筱筑 | 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士